该做支付宝小程序吗?看这家团队1个月收获40万用户的体会

本文转载自公众号见实
阿里、百度、今日头条都在进入小程序,对创业者来说阵地变多了,是好事也是烦恼。见实最近接触过的一些团队,有的已经积极投身进去,要做一个“全平台”的创业者;也有的团队明确说只会守在微信上,原因是现在还没看出这些新进入的平台展现出太多能力。

还有更多团队是在纠结,他们不想分散太多精力去做,又担心会错失平台早期流量洼地的先发优势。

正好见实最近和一些比较头部的团队在聊,比如今天要分享的青团社,他们是比较早入驻支付宝小程序的公司,从十月中下旬到现在有一个多月的时间,产生了很多认识和体会。

青团社是一家成立超过5年的泛兼职平台,他们的早期服务主要是为大学生提供兼职机会,现在则是综合了大学生与蓝领群体的兼职需求,涵盖线下、线上兼职,以及义工、体验评测员等多类工种。

青团社副总裁兼青团兼职总经理莫凡告诉见实,基于青团社的业务特征,支付宝平台独有的**信用体系、服务属性、商家资源**等能够带来明显帮助,这和微信小程序有非常大的不同。在用户分布、运营策略等方面,支付宝与微信端的也有很多差异。

一起来看:

图:青团社副总裁&青团兼职总经理 莫凡

青团社进入支付宝小程序,主要基于以下几点:

> **一是用户角度**,用户在哪我们就去哪,支付宝本身拥有大体量的用户,自然会想去服务他们;
>
> **二是成本角度**,小程序的开发非常轻量,加上已有在微信端的积累,青团社只用了三天时间就完成支付宝小程序的开发上线;
>
> **三是能力角度**,支付宝拥有更完善的信用体系,兼职工作对双方的信任基础要求比较高,这对注册和报名的转化有明显提升作用;
>
> **四是差异角度**,基于支付宝服务和金融的属性,可以展开更多服务,如刷脸认证能够预防一些危险,芝麻信用提升履约几率等。

按照官方说法,支付宝小程序为开发者提供扫一扫、搜索、生活号等 7 大入口,以解决流量来源的问题。青团社直接的感受是,支付宝的自然流量非常大,在没有做刻意引流、拉新动作的情况下,**每天来源于自然搜索的量接近2000**,支付宝生活号等渠道也会不断有用户进来。进入一个月以后,青团社支付宝小程序便积累了**40万用户**,生活号也有15万粉丝。

考虑到支付宝平台本身有一亿商户,他们有很多兼职和灵活用工的需求,对我们来说也是非常优质的需求方。例如向中长尾商户提供蓝领兼职全职招聘服务,为钉钉、口碑、饿了么等平台对接服务,都会是比较高效的模式。并且商户愿意的话,还可以给我们很多数据授权,进一步提升效率。

支付宝小程序有一个特点是,很多服务被集成在平台中,一些用户会认为其中的小程序是官方提供的服务。再加上平台的信用能力,能够有效甄别需求的真伪,打消用户疑虑,因而用户转化率比想象中高很多。

有一组数据可以很好地说明这一点。体现到**日活注册比**上,青团社在支付宝小程序可以做到56%,在微信端则是39%;**注册报名比**方面,支付宝端72%,微信端68%。

图:青团社日活注册比、注册报名比差异

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留存率,小程序自身的一个特点是留存低,不过我们在支付宝平台可以做到**60%以上的次日留存,**次日留存的签到率最高接近65%。日活最高有60845,日活签到比最高可以达到83%。

主要原因是青团社提供的服务本身,从用户注册、报名到录用之后的工资发放等完整链条都与用户产生交互,我们会做很多引导让这些环节回到小程序上,进行全链回流;产品端则依靠签到习惯养成、早期打卡、任务、积分等功能去做引导。

数据背后是双方平台的属性差异。在支付宝端独有的能力是,用户注册过程中,经过实名认证、芝麻信用分、资料数据审核等流程,录用过程中也会有保险保障和履约信用记录;商家同样要经过企业认证数据和使用者活体认证等环节。

由于产品形态近似,目前支付宝与微信小程序在基础功能和体系搭建上比较类似,更多依然是服务基因与社交基因的区别。在整个生态规则的构建和引导层面,支付宝由于刚刚起步,还在完善的过程当中。

不过,有一个细节可以体现出双方平台态度的差异。支付宝对于小程序中出现竞品相关信息的审核十分严格,有些甚至影响到了业务的正常逻辑。例如,如果商家发布正常招聘信息时,出现诸如“京东打包员”、“微信客服”等字样时,将无法正常发布。在微信端,此类事项则会开放很多。

与微信相比,支付宝小程序现在还处于**早期流量洼地**的阶段,这个时期入驻会比较容易得到一些平台资源。青团社目前的用户来源中,除搜索和生活号之外,还有一部分比例是来自与支付宝官方生活号的合作,以及官方小程序快报的推荐。这个阶段,我们肯定是尽可能多抓住一些官方资源,也一直在摸索寻找更匹配的中心化阵地,包括线下活动的推广也都会尝试。

支付宝的模板消息也和微信有所不同,通知会出现在首页,进而大幅提升打开率。此外,支付宝首页专门有一个小程序收藏的icon,也在一定程度上缩短了入口。

我们比较关注的另一个数据是报名数,现在青团社每天有 18 万次报名,这个数据直接关系到青团社的服务能力,并且与收入正相关。

经过这一个月的试水,青团社在这两大平台的运营层面已经有比较清晰的定位。**微信端,我们会更多生产头部内容,去带动分享和拉新,并尝试将用户引导至 APP 端;支付宝端,我们则是尽可能促进用户在小程序上产生实际的交易。**

这样划分的主要原因是,微信本身更注重生态建设,我们也更多去借助它的社交能力,去完成“**吸引**”的动作,但平台本身对于促成实际交易的帮助不会特别明显。支付宝端不太适合基于人群裂变,但有一个特点是这里与钱高度相关,非常欢迎红包类型的活动,所以我们会做很多类似双十一瓜分奖励金等活动,很容易吸引到对钱敏感的人群——这也很符合兼职、实习、灵活用工的人群。

人群画像方面,微信和支付宝平台中有很多重叠,同一类人群的属性表现差别并不大,但也体现出一些非常明显的差别。青团社在微信小程序端吸引到的学生用户偏多,人群也呈现出很强的聚集特征,相对来说,大城市、大学密集区域人群会高出很多;支付宝端的用户比较直接,很多人就是来找工作赚钱,比如蓝领群体,体现到地域上是典型的均匀分布。

基于这种特征,我们在支付宝端会刻意强化线上兼职的服务,以便更好地适配需求;微信端则是做更多分享传播。

目前,青团社积累了600万C 端用户。此前我们80%的业务是服务于学生兼职,而现在随着整个社会用工成本普遍越来越高,且企业内部分工日益标准化,很多类似审核、客服、快递等工作的兼职需求在增多,我们已经开始加强蓝领和线上兼职等业务。

发表评论